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 钩沉
大洼抗日英雄
发布日期:2019-08-13 06:35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大洼村,1784年(清乾隆四十九年)《重修盂县志·建置》记为庆丰乡招贤四都南榆村堡(治所在今西南舁村)大凹村。1918年山西改乡为区级建制,该村属盂县二区。1941年9月,被盂县抗日政府正式划入平定(路北)县,属新建的平定(路北)县第七区。

    大洼村是抗日根据地。1938年春,建立了抗日村公所。3月,建立起农救会、青救会(后改称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青抗先)、妇救会等抗日群众组织,同时建立了抗日自卫队,队长高忠善,副队长高蟠惠、王亮德。同年11月,自卫队改称抗日武装委员会,简称武委会。主任仍为高忠善,增设指导员,由共产党员高祥惠担任。在党的领导下,大洼开展坚决的抗日斗争。

    1940年8月20日晚8时,八路军发起以破袭交通线和日军通讯设施为主要目标的百团大战。大洼村全体民兵分为破击组、运输组两个分队,由队长高忠善和指导员高祥惠各带领一个分队,多次出发支前,或在八路军主力部队掩护下直接参加战斗。破击组留下姓名的,有高忠善、高忠妙、高忠儒、张永、张恭、张正、高忠巧、王所堂、张存礼、张存实、张存祺等。运输组留下姓名的,有高祥惠、高晏惠、王亮德、王喜禄、高三惠、王月德、高进惠、高忠法、张科、张纯福、张善等。

    日军遭到八路军百团大战极为有力的打击后,惊呼“重新认识共军”“均由痛苦的经验中取得了宝贵的教训”,改变了对共产党的认识,从而“采取了各项治安措施”(日本防卫厅编《华北治安战》),开展连续的“强化治安运动”。敌人以偷袭、捕捉、合围、扫荡等种种伎俩,妄图扑灭抗日烈火。此间,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大洼民兵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与敌人展开殊死的斗争,涌现出了许多英雄和烈士。

    ●张恭

    张恭,乳名三小,男,1902年出生。1938年春,大洼建立村公所时,他任村副(副村长),同时也参加民兵的一切工作,并协助领导工作。

    作为本村一名领导人,张恭做了许多抗日工作。特别是在百团大战期间,与民兵队长高忠善多次带领本村民兵出发,配合八路军收割敌人电话线破坏通讯设备。

    1941年4月22日,河底据点日军到大洼村疯狂搜捕抗日领导人。在村公所,日军抓住张恭,逼问他村里谁是地下党,谁是抗日组织领导人,谁是民兵,谁参加过抗日活动等情况。张恭一概回答“没有”“不知道”。日本兵抡起木棒没头没脑地打来,张恭被击倒在地。他虽遭毒打,但咬紧牙关,绝不出卖组织和同志。木棒打断一根换一根,日本兵一个累了换一个。他的颅骨被打裂,腿被打折,但始终没有吐露一丝机密。敌人十分气恼,把张恭折磨得晕厥过去。同时被抓来的本村张存宽、张存实二人在场,亲眼目睹了张恭被折磨的过程。他们虽心急万分,但无法施救。看看天色已晚,色厉内荏的日军害怕夜里遭受抗日武装力量的袭击,只好悻悻收兵。临走时抓了18名青年农民,其中有王六小、张存玉、王拉成三人。其实这些农民都是民兵,百团大战期间都参加过支前战斗。敌人把他们当普通壮丁抓去服苦役。

    日军撤走后,村地下党支部组织委员张恭胞弟张耀和村公所粮秣委员高忠根立即抢救晕厥在地的张恭。高根忠急忙解下裹腿布先把张恭头颅紧紧裹住,然后把他背回家里。在家人设法医治和悉心照顾下,张恭捡回了一条命。他为保守抗日秘密遭受敌人残酷折磨,威武不屈,表现了抗日民兵的铮铮铁骨和英雄气节。伤情刚有所好转,便又投入抗日工作,坚持对敌斗争。因颅骨被打裂,一直没有愈合。骨盆被打裂,他左右两条腿长短相差10厘米,成为终生残疾。

    1944年秋天的一个夜晚,行动艰难的张恭在通知秘密会议时,失足从一家窑洞顶上跌下,致二次负伤,不能工作。组织为照顾他,令高玉全接替了他的职务和工作。

    张恭身体致残严重,不能从事正常的生产劳动,度日艰难。但他意志坚强,不向暴敌低头,也不向生活低头,更不伸手向组织索要。他以坚毅、积极、乐观的态度迎接生活的挑战,迎来抗战胜利,迎来家乡解放,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73年,铁汉子张恭与世长辞,享年71岁。张恭高风亮节,至今仍引起人们对他的深深怀念。

    抗日战争进入1945年,日军败相已经很明显。1月1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题为《争取胜利早日实现》的新年献辞。八路军各部为执行“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战略任务,相继发动春季攻势。平定(路北)县支队主动出击。1月5日,分头袭击荫营据点和沙滩口日军堡垒。3月18日,又袭击河底日军据点。日军连续遭到沉重打击,深感到末路临近,便垂死挣扎,加剧对游击区的“扫荡”。平定(路北)笼罩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敌人更加疯狂,斗争更加残酷。

    ●王亮德

    王亮德,男,1909年出生。历任大洼村自卫队副队长、武委会副主任。

    1945年春夏之交,河底据点日军通过汉奸密报,得知大洼村有抗日组织武委会。有两个领导人,一个是王亮德,另一个是高蟠惠。一天夜里,日军出动一个小队直扑大洼,要抓捕这两人,破坏抗日组织。

    当时,大洼村武委会主任是高忠善,副主任是王亮德、高蟠惠。日军不知高忠善,只知王亮德和高蟠惠,这次目标只是他们二人。日军摸进村后,吆喝着猛敲高蟠惠大门。高蟠惠闻声,越墙而走。日军在高蟠惠家扑了空,随即到王亮德家,采取新战术,先封门,后压顶,翻院墙进了王亮德院子,撞开了家门。王亮德睡梦中惊醒时已措手不及,被日军抓捕,当夜押回河底据点。

    敌人知道,大洼抗日活动是地下共产党领导下,有组织地进行的,王亮德是武委会的一个领导人。如果能撬开王亮德的嘴,挖出大洼地下党组织和抗日民兵,就能镇压这个村的抗日活动,还能顺藤摸瓜地破坏更大范围的抗日力量。敌人凶残地使用了各种酷刑,逼迫王亮德说出大洼和抗日一区的共产党组织和民兵组织的秘密。但王亮德意志坚强,受遍酷刑坚不吐实。

    王亮德被捕后,党组织立即开展营救活动。通过秘密渠道,花钱买通了汉奸,终于把王亮德救了出来,这已经是十来天以后了。

    在日军的魔掌里,王亮德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家人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用“软架窝”(担架)把他从河底据点抬了回来。虽经调养,但伤残严重,难以痊愈。从此生活不能自理。他不能坚持工作,更不能参加劳动,生活十分困顿。1948年,在全国解放的凯歌声中,王亮德不幸与世长辞,年仅40岁。妻子抚养三男一女,在乡亲们帮助下,坚强度日。

    王亮德坚持抗日活动,不幸被捕。在敌人的魔窟里受尽酷刑,宁死不暴露组织和战友,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熬过了敌人酷刑保护了组织和战友。他的气节、他的精神已深深刻进了大洼人民的心中。王亮德铮铮铁骨,正气浩荡,英雄气节,后世景仰。

    ●高宴惠

    高宴惠,乳名玉仓,男,大洼人,1911年生。1938年春参加本村民兵组织。

    1941年8月23日,驻牛村、河底据点日军在西南舁村西北凤凰山设置军事据点,镇压这一带的抗日活动。第二年腊月(1943年1月),移至西南舁村羊毛山,筑碉驻守。初时,驻日、伪军共100人,经常四出扫荡、抢掠烧杀。在此形势下,大洼民兵不惧敌强我弱,坚持进行与西南舁据点敌人英勇无畏而灵活机动的战斗。

    1945年夏的一个清晨,他执行警戒任务,以给本村农民高爱堂帮工为名,在白沙圪梁锄黑豆地。他随身带了一枚手榴弹,插在腰间,这是民兵的武器。白沙圪梁是西南舁方向进入大洼村的必经之地。这一天恰逢西南舁据点的日军讨伐大洼,采取秘密接近、突然袭击的战术。日军尖兵先发现了高宴惠,绕行至黑豆地高宴惠身后。躬身锄地的高宴惠奋起抵抗时,已措手不及,遂被抓住。

    日军见到高宴惠腰间的手榴弹,便断定他是抗日武装的人。日军知道大洼村是抗日的“堡垒村”,村里民兵队是不脱产的抗日武装队伍,便处心积虑想从他口中掏出大洼村的民兵和抗日组织,以一网打尽。

    高宴惠明白敌人一定会逼问他抗日组织活动情况,这些秘密关系着抗日组织的存亡和乡亲们的生死。于是他做好牺牲的心理准备,任凭敌人如何威胁利诱、毒打折磨,也不吐露任何秘密。敌人用刺刀押着高宴惠到附近村庄指认、搜查抗日干部和民兵,折磨了一天,也没有从他口里得到一星半点抗日秘密。傍晚时分,走到东、西南舁之间的寨垴上,敌人终于恼羞成怒,用刺刀连刺高宴惠泄恨。高宴惠威武不屈,浑身鲜血,仍大骂敌人。敌人更加恼怒,竟拿高宴惠当靶子练刺杀。高宴惠身上总共留下了60多处刀痕,英勇牺牲,年仅35岁。留有一男二女。

    高耸的寨垴上,高宴惠英勇就义。他用自己35岁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抗御外侮、宁死不屈的雄壮战歌。

    ●高忠儒

    高忠儒,乳名臭小,男,1905年出生,1938年春参加本村民兵组织。

    高忠儒自幼习练武术,有拳脚功夫。民兵队训练,他“白手夺枪”等武术套路演练得十分娴熟。

    1945年春,某日上午,西南舁据点日军四面包围,突袭大洼村。高忠儒赶着牲口从村里往地里送粪,到村东马留时,与敌人突然遭遇。高忠儒发现时,敌人已扑到跟前。高忠儒虽腰间插着手榴弹,但来不及拔出,便徒手与敌人搏斗起来。敌人此次是突袭而来,并不开枪。几个鬼子将高忠儒团团围住,用刺刀猛刺。高忠儒临危不惧,施展本领,闪转腾挪,与敌人周旋。但毕竟赤手空拳,双拳不敌四手。高忠儒身中11刀,壮烈牺牲,时年40岁。无嗣。

    当时,村里的青壮年男人都已上地、出工,村中只有些妇孺老人。日军进村后,把群众驱赶到高思林(乳名福小)的窑顶上架起机枪,逼他们交出本村抗日干部和民兵。群众以沉默不语对待。

    正在僵持不下之时,在村外搜索的日军士兵回来报告,其中一个敌人的刺刀上挑着一只鞋,手牵一头毛驴。人群中高忠儒母亲一眼就看出自家毛驴和儿子的鞋。当时就哭倒在地,幸好乡亲们保护了她。敌军问不出长短,又担心时间久了,八路军打来,遂撤回西南舁据点,走时还掳走了高忠儒的毛驴。

    高忠儒的母亲和乡亲们一起在马留找到了高忠儒血肉模糊的遗体。他全身刀伤累累,表明了高忠儒在与敌人遭遇时,曾进行了英勇战斗。高忠儒身躯虽倒下,但英雄豪气直贯长空!

    (高金锁 张要成 张存俊 高全睿提供材料)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新浪微博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