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 钩沉
王珻传说逸事二则
发布日期:2019-08-27 06:24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藏山读书奇遇 

    清朝康熙二十九年,芝角村21岁的王珻应同窗好友、中兴道村张彦的邀请,在夏日避暑间到山中读书,预选地点为陆师嶂和藏山。究竟到哪里,他们说到实地再说。

    是日,天高云淡,阳光灿烂,他们在柏泉沟口汇合后,一同向陆师嶂进发。陆师嶂在柏泉沟张家庄村的碧屏山山腰,山腰建有古庙,相传唐时有六位道人修炼羽化于此,故名“陆师嶂”。两人到达地点后,游览了庙宇,寻访了六位道人修道的山洞。中午他们与一位在庙中采柏叶的老人一同用过午餐。因此地建筑都在半山腰,夜间行走不安全,他们就离开这里想去藏山。

    老人见两个年轻人气宇轩昂,谈吐不凡,便对他们说:“从陆师嶂翻山到藏山虽路不好走,但比走大路近一多半。”他们听了就选择走山路,一来路近省时,二来可上山顶领略山峦风光。中午休息过后,半后晌二人就向山顶攀登而去。上得山来,只见灌木丛生,遮天蔽日,他们好像进入迷宫,山民砍伐的树木枝桠盖满山道,本来就不好辨认的山上小路,就更看不清方向了。此时,王珻想返回,张彦却说:“别人在此砍伐,说明有路,他们负重还能行走,我们空行还不能行走?”两人又走了一阵,道路看不清,越来越难行。王珻说:“太阳快要落山了,咱们返回陆师嶂吧。”张彦却说:“已走了大半路程,可能不远了,继续走吧!”

    走着,走着,走到一处连翻身都不能的悬崖边。在绝望之时,王珻大声呼喊起来,一则壮胆,二则求援。张彦说:“天已快黑了,山里哪还有人?你呼喊要招来野狼虎豹的。”

    说来也巧,就在山崖对面的一个石洞里,躲藏着一个避难的老狐狸,此狐狸修道多年,还未修成仙,但已可以说人言。原来这个狐狸成仙心切,做了一件伤天害理之事,正被天兵追赶,狐狸躲在石洞里不敢动弹,当听到王珻在旷野里传来的声音后,感到十分惊奇。马上闭目深算,料定此人将来是一个进士之才,星相之大是追拿自己的天兵之上,能保佑自己躲过杀身之祸,现在我给他指一条路,日后我就有了靠山。狐狸想到这里,就开口说:“山中有野兽,不要高声喊,返回到山顶,向东有小路,下山徐峪沟,就住刘家庄,改日去藏山。”他们听到,回身拜谢,摸黑下山。来到刘家庄,叩开一家大门,一老妇人开门迎进,招待他们住下。

    第二天,他俩早早起来,按老妇人指点的道路来到藏山庙的南洞,就安顿下来,开始潜心读书。

    一日午后,张彦倒头躺下就鼾声如雷。王珻则酷暑难耐,心烦意乱,就一人下山走动。这时,山沟里响起了雷声,乌云密布伴着阵阵狂风,大雨就要来临,王珻急忙返回南洞,身后瓢泼大雨就来了。

    王珻回到洞中,见自己的被子摊在床上,似有人蒙头睡在当中,他想一定是张彦,不忍心叫他,自己坐在桌前读起书来,思绪很快就进入到书中。夏日的藏山,云来雨过,雨来得急,去得也快,一阵雨过天晴,阳光照射到洞口,王珻舒展一下腰身,有了睡意,就爬在桌子上迷糊起来。恍惚之中,洞里传来说话的声音:“王老弟,你还记得那日在山上找不到路的情景吗?”王珻说:“记得,要是没有人指点恐怕咱们就不能在这里读书了。”“那不是别人指点,是我来,我是一个快要成仙的狐狸,刚才的雷声就是天兵追打我的,我无奈之下就钻进你的被子里。你是个有功名的人,你坐在那里读书,天兵就不能进来追打我了,今天是你救了我一命,日后定当回报!”王珻醒来,觉得张彦在和他开玩笑,就没有理会,又去了一个叫天地根的地方活动去了。天地根,是藏山的一大自然景观,相传春秋时期老子曾在此地悟出了“道”之本源,在《道德经》里写下了“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话语。正当王珻在天地根前玩味老子的这几句话时,张彦大呼小叫地跑来了。原来王珻走后不久,一声炸雷就在洞口响起,把张彦给惊醒了,张彦一看王珻不在,想他可能是出去又游玩去了。怕下雨淋湿他,拿了个雨伞就寻他来了。一见到王珻就说:“王珻老弟,见到要下雨,我拿着雨伞找你滚油烧心,你才悠闲自得刘备招亲!”王珻不知情,取笑他说:“你梦到好梦了吧,是不是你和狐狸精成亲哩。”

    王珻与张硕儒的交谊

    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芝角村王珻考取进士,同中兴道村张硕儒是同窗,两人曾相伴在藏山南洞读书,结为至交。

    王珻致仕回乡后,先后写了《跋唐宋八家山晓阁选》《游陆师嶂记》《藏山石床记》等文章,都提到了张硕儒。可见当时两人交往之密切,感情之深厚。

    那时,张硕儒家境富裕,经常赠书予同窗。其中《唐宋八家山晓阁选》一书,就是他见到王珻看得爱不释手后,赠给同窗的。王珻在多年后整理书籍见到此书,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写下了这篇文章,抒发了对老同学赠书的怀念之情。《游陆师嶂记》是写他们从陆师嶂相约到藏山读书时迷路的事。他们在翻山走近道途中,因天黑迷了路,下山走到徐峪沟的刘家村,住宿一晚,于次日返回藏山。这件事是事隔多年后才写出来的。《藏山石床记》则是在张硕儒去世后,王珻重游藏山时触景生情写下的。文章中回忆了他与张硕儒及道童等开辟石床一事,全文充满了感时感事之情。

    王珻与张硕儒的深厚交谊,更体现在他为张硕儒一家三代写墓表上。张硕儒的爷爷张慊去世后,王珻于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为他写了墓表,那时王珻还没有考上举人。后来又为张硕儒的父亲张光文写了墓表。张硕儒去世后,他的仲子张云翱于乾隆四年(1739年)秋找到王珻,让为其父写墓表。其时王珻已是七十高龄的人了。虽有点力不从心,但念同窗好友之情谊,自认为“以知己之人而又为己所知人”作墓表,非他莫属。于是欣然应允,写下了我们现在能够见到的《张硕儒墓表》一文。在文中,王珻这样写道:“公之祖,庠生,讳慊。端饬有守。余初为之表于墓。后公考讳光文之殁也,余又为之表。今又表公。嗟呼,余年长公二岁,而公家若祖若父若孙得见余文,文无足论,而余之衰且老,何以堪也。”文中还回忆他俩风华正茂读书时,“论古今成败及当世文章之得失”等情节。今日读来,同窗之谊,犹感情真意切。王珻的这些文章不仅为张家追根溯源提供了真实的记录,同时也为后人更详细地了解王珻本人及他的散文成就,留下了难得的实证资料。

    此外,王珻还为张硕儒的同族、武生张训撰写了墓表。(张广峰整理)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新浪微博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