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 钩沉
积淀深厚的平定古州鼓文化史(二)——对张士林《鼓之说》的研究
李文元
发布日期:2019-09-24 05:51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鼓之说》释文

    单姓鼓师猝然离世,乡郡善操鼓技者相互转达倡随,携歌咏鼓乐而至,结社于桃江岸边,祭悼亡魂。演魑魅傩面之舞,驱除邪弊而抵击(挡)诞妄,擂鼓狂舞,放歌涕咏,令平潭之水为之动容,几于流泣而涸。逝者至今已三载,终被亏于远足异乡的羁旅之祸也。呜呼!公或欲驾麒麟而赴蓬莱为仙,其借力方式,可谓独特矣。

    1911年辛亥元旦,卦师之徒满小儿前来宅第拜谒老师,说,在走乡串户时,偶然得到其族祖诵风公所撰《鼓说》旧抄本二三页,请余一阅。读完之后,不禁连声慨叹,遂与满小儿丕酺小饮,郡鼓闲技之脉络,约略探知一二,然未能穷其究竟也。呜呼,知乡中鼓技者无动于衷,不见动静;而余本不谙此道,却欲有所作为,否则,郡之鼓脉与宏博技艺距离本真,便会讹传千里,恐会形成(不易填平之)沟壑,致令热爱郡鼓文化之吏民百姓失望而惆怅,若听之任之,吾之责安存乎?故,余得暇便躬身诠释鼓技图册,亲自操鼓蹈乐,依照鼓谱熟习演奏技巧并鼓舞动作;浸渍游访于山野乡村,广泛搜罗鼓脉之细枝末节,及其纰漏;往返于里巷街陌,终于探究到其脉水之源头。快慰之余,不经意间常自大声长啸,呼之,舞之,足之,蹈之矣。

    诵风公云:乡郡鼓乐,其始甚为久远。名为“亚鼓”“衙鼓”“迓鼓”“讶鼓”“砑鼓”“厓鼓”。然而吾乡却写作“亚”,与其它五鼓之意涵相去甚远。何也?取“亚鼓”之名者,乃因此鼓始于侯爵之缘故也(侯为商周时公、侯、伯、子、男等五爵之第二等,侯次于公,位居第二,故从亚)。郡中古碑云:汉淮阴侯韩信屯兵榆关城(今平定上城),于寨内教授训练威鼓之乐,恰逢虎狼之虫出没,闻鼓声而惊恐逃遁,百姓因而免灾,因感激而传布淮阴侯之德,但困窘于不通威鼓之术。尝试学之,然却难于准确拿捏把握鼓技之关键要领。乡民侯赆、翟辉、王实、刘十八等,并不气馁,歃血为盟,纠集乡众,启发诱导其蒙皮造鼓,熟谙鼓技(遂成郡俗。并因此鼓乃淮阴侯所创,遂名之为“亚鼓”也)。呜呼,吾乡之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岂非皆赖亚鼓之技而安居乐业乎!

    唐代,永安王令官署肃鼓,每于旧、新年交接之际(即所谓“榫岁”)表演鼓舞(以驱邪魅而迎新春),名其鼓曰“衙鼓”;如今,除岁迎新之期,则是在表演亚鼓也。

    宋己卯之年(979年,即宋太平兴国四年,时值新设平定县建置,隶属于建于太平兴国二年之平定军。军、县从广阳寨徙治榆关),衙鼓队迎平定军(县)治(首脑)于榆关寨,榆关乡民亚鼓队舞于新置军、县治衙,以示庆贺。从此始为平定县。衙鼓具肃穆、庄重、威仪、礼容之特点;亚鼓则呈扮装奇特、服饰华丽、舞阵繁华、蔚为壮观之特色,其旧时风貌,难以用言词形容矣!

    宋戊申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八月,流寇阎魔王围平定城数日不解,危难关头,郡人张荣献古亚之舞于知军(县)尚公。第三日拂晓,守城者戴鬿(鬼怪)头傩面,踏潼潼鼓声,舞于城头,贼见而惊恐,既而城门开处,一群人身鬿(怪兽)面之魔怪,操盾挺戟,狂嚎怒吼,蜂拥而出冲向贼众,后有兵卒箭矢齐发,贼寇立时逆伤四散,平定军民同仇敌忾,如秋猎围狝般将魍魉之匪围于禾稼之地,遂被悉数擒获矣。满城军民欢颜庆贺。尚公(组织郡中其它传统鼓种与亚、衙等鼓一起参与城庆活动)遂令亚鼓为众鼓之率(头鼓,或第一路鼓);佩魌头者为“讶”(鼓);冠鬿头者为“砑”(鼓);戴魍头者则为“厓”(鼓),讶、砑、厓三君逊于亚鼓一百六十四阵也。其时,乡郡业有“衙”“亚”“讶”“砑”“厓”等五鼓焉。

    宋崇宁壬午年(1102年),春夏不雨,平定知军兼西染院使高公权,率官民祭梼杌之神(其实赐雨之神为旱神“天女魃”,此则借指祭神求雨事)于蒲台山(今狮脑山),并获灵应,秋后大丰。郡民因称誉高公为仁德之宰(地方官)也。崇宁甲申年(1104年),应高院使之请,朝廷敕封蒲台神旌旗、匾额,四月(蒲台神庙会期在每年四月)月璜(即月仲、月半。四月十五)之日,高公差役吏杨幹、牛素山聚众,统辖五鼓之乐于蒲台山举行迎驾(神)活动,并命大极奉统一节制五鼓演阵以迎神(迓,即迎驾,迎神;阵,即演绎鼓阵),其阵计有一百二十套数(百八有十二),第一路为亚鼓队也。(迎神活动结束后)抒理记录五鼓源流及其活动实况,刻石立碣于蒲台山灵瞻王庙院(神之庙院,犹人间官衙,故有“台衙”之语),向广大农耕百姓颂扬神之威泽。回顾前景,五鼓百戏异彩纷呈,所演之阵首尾延绵,已至逾越九九极数,犹方兴未艾,无穷无尽。繁华绚丽的亚鼓,俗有定例(或惯例。“曰”引申为“有这样的说道或道道”之方言)——每当大丰之年八九月间,便会吟唱(表演)于街头(“于”在原文中为动词,意谓“举行”或“进行”吟唱表演);随后是喧吼歌叫的讶鼓;武技卓绝的砑鼓;以及翩然踏舞、嬉戏调笑的厓鼓等十六七支(“七有九”即十六也。但非定数)百戏队伍接踵相继。然无论队伍多寡,亚鼓总为领衔者也。

    高公叹曰:“今(指宋崇宁间)人均知道迓鼓戏创始于熙宁年间(熙宁六年。距崇宁壬午年才29年),而平定郡治亚鼓却未著名(知名度不高),都说彭中书官位高(迓鼓因其所著《续墨客挥犀》而得以很快流传于世,扬名于当时),而张氏(指前述献古亚者张荣)乃乡间土人矣。盖为尊贵而卑微之世俗观念所阻遏也。世人皆于迓鼓戏艺者口中闻知其皮毛于一二,而未达到深刻懂得吾郡亚鼓所独具的艺术魅力,安知郡治亚鼓之实力不能胜于迓鼓戏乎也?井中之蛙目也。”

    全面掌握六鼓(指郡治原有五鼓,加上新传入郡境之迓鼓戏)艺脉之人叫常羊也。

    然时势不能包裹捂灭危机暴疾,嗖溜一股狂风卷地而来,骤然遭夷族侵略(指公元1126年金兵南侵,占领中原,北宋次年灭亡事),郡民不堪劫掠,憗憗(倔强貌)然满含辛酸而逃逸;强忍伤痛而避于荒野。幸而闲闲公莅政于吾郡,宽简勤政,沁心亲民。继承濒将凐泯不闻而有如醇醪醍醐般之文化珍遗,发掘六鼓,厘清本源,郡鼓借鉴、糅合进剧院勾栏戏曲假发(头套)之类的人物扮装。如此歌舞升平,亦数十载。然当事物(此指歌舞升平的安乐世界)相次到达九垓之阶的极数之时,就要想到可能会有兵戎降临而遭受拘束(引申为灾难。即所谓“佴垓思兵絯”),要储集粮草,以防挫折(引申为祸患与不测);并要祝告神灵勿为人间降下困顿之灾。(期望)忽然天降大任者(来拯救郡鼓),因为郡鼓已到灭绝之边沿乎焉!(“如此歌舞升平,亦数十载”之语是说,在有元一代,郡之六鼓已然因外族侵夺,战争时势的摧残而不振。)

    于石岸危崖下勘寻访求石碣碑刻,如愿得到宋碑数方,藉此,或可扭转郡鼓之急迫窘境乎!于是乎铺册展页于桑梓,考究刨挖被凐埋不闻(有关郡鼓)之往古信息,兼而广采近闻轶事。惟牵挂“讶”“砑”“厓”三君(所谓“三君”,是作者对郡鼓的拟人尊称。下同。“无檐”指无房屋安身之意。引申为:恢复三君的表演和继承者尚无着落)尚无栖身之所矣。

    担此大任者,乃夏廷器公也。又有辛赟公追随其后,遵循既有乡俗而为之。曾倡导吏民俯察省鉴忠实诚朴之民俗民风;讴歌吟咏雄才谋略、遗爱于民,名冠乡郡之英姿先辈,以抒情怀;采撷结聚,选择编次流传于道途田畴之文化落英。而不以为乃神灵庇佑才得以成功也。

    西焦之岭(指今平定西回村。该村有舍利山,古名焦山,山上原有古寺,俗名造册寺。因有“西焦之岭”之说),大旱之年以迓鼓为迎驾乐舞仪仗行雩祭(祈雨)活动,以祈甘雨;每岁新春闹元宵,令皇纲杂以笙歌铙鼓等俗乐娱乐于民。对衙署中之官吏差役,则是训诫其遵从孔孟圣礼。乡里之佳节,百姓每以亚鼓娱乐社神(并村庙中诸神),以寄托心中美好祈愿,然不会偏重于华丽奢糜。

    第三路鼓(指迓鼓,在“六鼓”中位居第三,故称“三鼓”)每当句芒、上元(元宵节)、秋魁、冬食等节日庆典,官吏百姓都要携鼓乐而相拥,热闹助兴。或有舞龙、狮阵者,操鼓者九进(演阵九套),名刘一帅;从舞者则为八进(演八套路),名刘四,且伴有雅歌婉转吟唱,乃劝诫(世人积善修身)之歌也;又一队鼓乐过来了,身着亮白戏装,其阵容方整,有如一方细棉白布铺成,在阳光下明光照眼,所演乃军阵也;更有一队舞者进场,身着偏裻(背有偏缝)奇装为嬉,风趣活泼,滑稽调笑,异常红火,夺人心志,竟使摆弄弦管者只顾呆看而忘记奏乐矣;惟第四路鼓(指讶鼓)与众殊容,所扮乃肃将也。举凡操弄鼓乐者,务使洁身自好,无使坠入王八(旧时对治丧乐队的贬称)勾栏倡优之流;禁与妖剧巫觋同伍,以杜绝败坏鼓乐声名,亵渎鼓君尊容也。否则,以族孽罪论处。呜呼,公(指夏廷器)之功乃未忘吾乡郡之风俗焉也。郡庠副使之族裔敬杪公之德,没齿难忘乎!然时势之变数,非人力可选择也。朝纲虽顺,然或遭水(涝)兵攻伐,天道无情,怨乎,悠乎!逝者如流,何有止乎?人生亦如此,而民俗之传承与延续,亦类如在蝗涝水旱之时,人们便想以牢酒醴祭祀并迎接龙王、大王神驾,祈其庇佑免灾,年复一年,无休无息焉(此即所谓“俗也类乎思王驾”之涵义)。

    明弘治甲寅年(1494年),白公思明执牛耳(主持、主导),于上元节聚鼓民闹元宵为娱。王千户长统领衙鼓,以为众鼓之帅,表演走阵套路;(善射而倏忽一箭弋获飞鸟,人称“忽弋千户”)之千户长文俊 ,为改良郡中俗乐,引进南鼓莲湘于演阵之中,亦异彩独具;西回村耿玉清领(武)迓鼓、皇纲(队)穿插于莲湘之后,酣畅豪迈,构成一派云霓翻飞、五彩缤纷、喧呼歌叫、场面恢宏的绚丽之景;看,砑鼓(队)长歌浩咏;乔毅迓鼓(队)身着缁(黑色)装,咿呀吟唱;蓦然菊花青骢急走而来,既而铁炮轰隆,鞭炮齐鸣,鼓乐喧天,艳装彩袖穿花翩舞。何也?原是苇泽关董氏厓鼓(队)来到。其时,六鼓又聚,延袤数里,曲调遒劲,龙狮并走,胡琴横吹,耄耋寿老机敏警觉,附耳低语,滑稽而天真。鼓阵百戏此起彼伏,直至黄昏日暝,犹无倦意,不可尽述也。孙木斋不禁慨叹,热泪盈眶。是为记。

    国朝(清)初立,绍旦公(即窦学周。“绍旦”乃其字)于醉白堂创立说唱迓鼓(此“迓鼓”与宋金勾栏中的杂剧迓鼓表演形态相仿佛),并在帷帐中表演,异常兴盛,似有神佑。安于耕计之余,平定知州耀庭公开始挖掘收集过往散轶之鼓说资料,并在研究推琢基础上考定撰立《鼓说》新编(所谓“嫠垡一二”),令乡民从中吸纳传统郡鼓文化养分,传习郡鼓艺术。南鼓莲湘以亚鼓领阵,配合表演,即遵从耀庭公新立“鼓说”也。衙鼓阵法凡一百一十九路(即“百八有十一”),扮将帅者为领鼓,九为章,三为回(全部套路分九个章节,每个章节又分三个回目,即三回),以彰显衙鼓之威,弘扬肃鼓之严也;亚鼓之阵凡一百六十四路(“即百六十有四”),扮儒士者为领鼓,八为章,二为回(全部套路分八个章节,每个章节又分二个回目,即二回),以歌郡鼓宏博内涵,颂郡人仁善美德;而讶、砑、厓三君之阵,均有一百二十三套(即“百四有十九”),领鼓为武将扮装,六为章,四为回(全部套路分六个章节,每个章节又分四个回目,即四回),以载歌载舞,复兴郡鼓,激荡豪情,寄兴抒怀;惟有(武)迓鼓,所演阵法凡三百六十路,将演阵,先以(绕纸)阵祭拜迓鼓先师(未审朝代)龙太公。表演时,封之为(引申为:在初创时设计或安排为)九章回(全部套路分九章,而每个章节又分九个回目,即九回);另有以亚鼓(演阵)配合南鼓莲湘者(锣鼓说唱表演),其阵共一百一十九路(即“百三有十六”),舞蹈者为领阵,每道(说白)一段白(表现一个相对完整的情节)为一个章节,每唱一曲莲湘小调则称为一“回”。凡参与郡鼓演阵说唱闹红火之人,所操技艺必须胜过王八之流,如有过失,则以宗族恶孽之罪论处。

    嘉庆壬戌年(1802年),州郡官吏乡民曾齐聚六鼓而献乐,将欲诚公迎到州府。姪(欲诚公之侄)静圃记之。

    道光庚子年(1840年),朝廷(非但朝廷,而是整个国家)遭受外夷(西方列强)之侵略、抢掠、讹诈,天道不宁,故而鲜有琴鼓之乐。峨也公云:“衙鼓之衰,乃为时势所厄也。”厓鼓者,仅余司鼓马虹(光杆司令)一人也;亚鼓之乐,乃吾郡之俗乐;砑鼓者,犹被阴翳遮蔽而不能显露;而讶鼓则更是濒于危境而时运不济;惟(武)迓鼓依然时兴,因常态性的祀神迎驾而常被邀请和掬捧而得存;余者(其余五鼓)皆被时运凌痍创伤矣。

    (约在明中期)时有杏楼公秉承父命赴盂县考查鼓脉,顺便将平定讶鼓分传移植于牛村镇周氏修德,今(清末)州北(今阳泉市郊区)执掌鼓柄者,皆宗法其脉也。

    皇皇千载;郡鼓之威名倏忽陷于(凋敝于)凶恶残暴的洋人之势,奈何其势非吾力所能厄止乎焉!幸(辛通幸)而四鼓(讶鼓)尚存,犹一块美玉,令人慰藉矣!然未知可否流芳于后世乎?绍旦公于醉白堂,宴会宾客,综合汇集古亚(鼓)之韵,并予鼓板(边鼓、手板)点击节奏,以番(轮流)行酒令,遂成一脉,竦里道人美(“颜其”意为其涂上一层漂亮的颜色。引申为“美其”)其名曰“平说”(即后世“评说”之前身)。以区别于它邑(外县外省)之说话也。乃从鼓乐视角评判定性。平说草创至半斤不到八两程度。然郁茂而富有文采,滋味新鲜而前路明光。

    雍正十年(1732年),张万春巧作木雕野鸡,翟羽长而绚丽,姿容纤细而娇美,与五彩、三花,雅讽诸百戏,像一簇簇繁花怒放于上元之夜。朱公丕绩则身着长袖(裾)戏装,于街头设座作场,奏乐演唱南鼓莲湘段数。

    乾隆庚戌年(1790年),知州耀庭公开始(倡导)鼓(乐)词(曲)段数之说场表演,大者为南鼓莲湘,其余皆小型说唱也。以五花雅一宗为祖(因雅讽脱胎于距此三百五十余年前的明宣德至正统间,也即1426~1449年间的雅歌,而其余“四花”则均为后起之秀),如王鷰甫之五彩(剧),刘寿臣之三花(戏),窦小山之雅讽(当时的脱口秀),李 夺之鬼跌(二鬼抱跌),极其好看。如杜梅仙之笑哈哈,抑或一景矣。而信口开河(即“舀说”),瞎拍乱侃,皆为欺人之谈。遏止压制王八家调唆低俗世风,造谣蛊惑人心之行,以洁莹身心,有谁违规犯过,则以族孽罪予以论处也。

    嘉庆戊午年(1798年),欲诚公窦瑸八十三岁大寿,州人易初(唐家三,举人)、鸿吉(任用仪,举人)、季男(张蒲碧,举人)、碧峉(郑瑶,进士。碧峉乃碧峰之误)等与王公颜五彩剧配合表演;有南山朱效、耿福梅的麻姑献三花;刘鸣仪、李谟自击鼓板自演雅讽,颇相似于杜梅仙之笑哈哈;丕德则手摇串铃沙沙响过,说出一段笑哈哈《赴瑶台》来;还有李六鬼(二鬼)抱跌。皆以“仙桃会”之说表现瑞寿之吉兆也。

    道光壬辰年(1832年),(吾郡好鼓艺者)总结、提炼、挥发五君特色精要,综合其说而建立规制。五君者:高(立意高雅,技巧娴熟)为雅(讽);精(精彩绝伦)为三(花);鲜(新颖鲜亮)为五(彩);难(戴傩面)为鬼(鬼跌);乐(令观者捧腹而大快朵颐)为笑(哈哈);飕飕一阵风地(意谓连珠炮似地快速)道出一串方言韵白之评说,胜于有击点之鼓词(快板),而鼓乐又连缀以说白,不一而别也。宜轩综合其情而记之。此之说场,此之情调,令季洩公(“季洩”亦张穆公之别署)词兴大发,随口道出一段平定方言俗语(平说)韵白来:

    五彩剧,三花戏,小调过门不用寻。

    雅讽训言出自评,谈古论今予后生。

    六鬼抱跌似有吟,世态炎凉走人生。

    頫(頫通俯)首皆拾笑哈哈,瞎扑楞砍警世明。

    嗟呼!郡鼓之威,雅讽、评说段数,凭藉鼓乐而胜出其音。民乐(民间娱乐)因凝结人心,故成势也,道不尽其中奥秘也。辛丑年(1841年)是途穷日暮的一年,洋人侵入国境,民心何可测?乐又何可依从?庚子年(1840年)之前,衙鼓花红之装施逞而亚鼓续接,盛装之势,玄玄不可言状;后亚鼓送(神驾)而迓鼓接,亦可观矣。然今均不得见。奈何?现操鼓执柄者降至三二十人,而雅讽、评说与鼓乐连缀表演,则更为杳不可见焉。呜呼,雅讽、平说(笑哈哈)盛行而郡鼓没落。咦,当年绍旦公于醉白堂立说(即“制之”,制为创作、创立之意)之时,倘能知道郡鼓会败落于今日,又何必为之乎?能期待后贤拯救而重整旗鼓否?

    盛哉!甚哉耶!

    大清辛亥年(1911年)仲秋

    清河氏墨卿识于德宅,期儿好是为之,实也。

编辑:李文元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新浪微博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