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 >> 钩沉
积淀深厚的平定古州鼓文化史(七)——对张士林《鼓之说》的研究
李文元
发布日期:2019-11-12 04:49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古州六鼓暨五花诸艺考

    (十四)古州“五花”诸艺解

    凭藉郡鼓而胜出其音的“五花”诸艺,从雍、乾、嘉三朝,直至道光庚子年的118年间,其与“六鼓”共同构成了平定州民间艺术之主流而广为流传,从而亦促成了清中期为继明宣德至弘治间约两个半世纪文艺繁荣期的第二个高潮。

    然而什么是“五花”呢?咱先说“花”字。在民间表演艺术形式中,有题材奇异而新鲜、表演风趣而泼辣、道白滑稽而幽默、唱曲明快而婉转、人物行当杂色、扮装奇特而红火,给人以眼花缭乱、五花十色之感,此种艺术谓之“花”也。如左权的秧歌就被称之为“小花戏”;又如平定、阳泉郊区流传的文迓鼓,在清末民初即被称之为“花迓鼓”,因为它们都充分体现出其特有的上述艺术风格与特点。之所以有“五花”之称,是说当年的平定州境对极具上述“花戏”之特点的五种(“五”为泛称,泛指具有上述风格的多个艺术形式)表演艺术形式的总称。

    《鼓之说》云:“雍正十年(1732年),张公万春剫其錭翟、五彩、三花、雅讽、嫢奭于上元,朱公丕绩揍裾南鼓莲湘段座焉。”此文是说,张万春巧作一只木雕野鸡,与五彩、三花、雅讽诸百戏,像一簇簇繁花怒放于上元之夜,朱丕绩则于街头设座作场上演南鼓莲湘段数。以此可知,当年张万春的木雕野鸡、五彩剧、三花戏、雅讽与南鼓莲湘段座,即雍正年间时兴的“五花”诸艺也。

    而王鷰甫的五彩(剧),刘寿臣的三花(戏),窦小山的雅讽(脱口秀)、李扌谷 夺的二鬼抱跌和杜梅仙的笑哈哈,则构成了乾隆时期平定州的“五花”之艺。而且五彩、三花、鬼跌、笑哈哈皆宗雅讽为祖也。(见:“乾隆庚戌年,知州耀庭公始说场……”)之记载。

    《鼓之说》又云:“嘉庆戊午(1798年),欲诚公大寿,易初、鸿吉、季男、碧峉配王公颜五彩;如南山朱效、耿福梅麻姑献三花;刘鸣仪、李谟起板,雅讽似于梅杜;丕德串铃笑哈哈赴瑶台;李六鬼抱跌。如仙桃会说之兆也。”据此记述又知道了,在嘉庆年间的“五花”仍以五彩(剧)、三花(戏)、雅讽、笑哈哈、二鬼抱跌等形式构成。直至道光壬辰年(1832年),这一格局并无改变。当年,州中艺术家“挥五君(指“五花”诸艺)统其说立制:高为雅(讽),精为三(花),鲜为五(彩),难(戴傩面)为鬼(跌),乐为笑(哈哈)。”

    现在,“五花”的组成内容虽已弄清,但具体到每一“花”,各自的表演形态又是怎样呢?关于雅讽与笑哈哈,前文均已作了考证分析,而“鬼跌”,顾名思义,那就是现今仍在传承的“二鬼抱跌”,只不过形态稍有不同,非当年的“难为鬼”也。《鼓之说》文中所谓“难”,乃是“傩”“”“”三个字的别字也。古文“难”通“傩”。至于此文中“难”则是指傩面具;而“鬼”则为“二鬼抱跌”之省称,将“难为鬼”翻译出来,就是:戴傩面具表演“二鬼抱跌”节目。现在未弄清楚的就剩“五彩”与“三花”了。《鼓之说》中每每出现“五彩”“三花”之词,但只字未提其表演形态。好在最后季洩公所作的“雅讽”之辞中有“五彩剧、三花戏”的句子,在“五彩”后加了个“剧”字,在“三花”后加个“戏”字,其实“剧”与“戏”意一样。这样,我们便知道所谓“五彩”“三花”,都是可以表演一个带有简单矛盾冲突和情节的小型的歌舞说唱小剧种。余疑其乃为流行于清末、民初,甚至在新中国成立后仍然流行的风秧歌之前身。

    而“五”与“三”,是指当时这两种表演形式其实相类似,不同之处在于人物角色数量不同,即“三花”固定只有三个人表演,多以丑旦、小旦、小生(或扮成年轻的丑角)来表演,故名曰“三花”;而“五彩”则是固定由五个人表演,多以扮小丑(即晋剧中典型的三花脸)、丑旦(如恶婆、媒婆等)、小生、小旦等,外加一个丫环(或老管家,即须生之类角色)。角色不固定,而演员人数五个不变。故称为“五彩”也。

    《鼓之说》最后云:“辛丑暮日,洋人进境,民心何测?乐又何从?庚前花红衙逞亚接,盛壮之势,玄不可言;后亚送迓接亦可观矣,然今不得见。奈何,现从鼓者降为三二十者,说于缀杳之至焉。呜呼,说盛鼓堕。咦!绍旦公倘制之知,何又为之乎?待为后人撜振否?盛哉!盛哉耶。”此记述译成白话文谓:辛丑年是穷途日暮的一年,洋人侵入国境,民心何可测?乐又何可依从?庚子年之前,衙鼓花红之装施逞而亚鼓续接,盛壮之势,玄玄不可言状;后亚鼓送(神)而迓鼓迎接,亦可观矣。然而今天都已见不到了。奈何?现操纵鼓柄者猛降至三二十人,而雅讽、评说与鼓舞之乐连缀表演,则更为杳不可见。呼呼,雅讽、平说(笑哈哈)盛行而郡鼓没落。咦,当年绍旦公于醉白堂创立鼓说之时,倘能知道鼓舞之乐会走向“败落”,又何必为之乎?能期待后贤拯救而重振旗鼓否?

    盛哉!盛哉耶!

    释译至此,不用多说了,由于遭受洋人入侵,郡鼓及其诸艺均遭受凌痍。六鼓君者除迓、讶(文迓鼓)二鼓仍流行于世,其余四鼓源绝而脉断;而五花诸艺仅余平说(笑哈哈)时兴于世,其余四花亦皆枝残而花败矣!好在清末民初郡境流行着平定风秧歌,抑或是遭野火而烧之未尽的“五彩”“三花”,遇春风吹而又生,摇身一变而成风秧歌也。

    历经两千余年的风雨沧桑,历经几朝几代民间先辈艺人,用汗水心血培育浇灌而茁壮成长起来的那些民间艺术遗珍,就那样泯灭了。西方列强不光烧掉我们一座圆明园啊,对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摧残,则更是罄竹难书!

    (十五)评说为清顺治、康熙间州人窦学周首创于醉白堂

    一直以来,我对平定评说为郗富根首创深信不疑。后来我在本地报刊,或是什么书上看到一篇小文,也不记作者及其标题了。大意是说,他发现清代、民国时期的一些官方通告、布告之类的文字,采用的是平定百姓日常生活中所用的方言韵白的行文方式,且有时长短句不等,并说这是为了方便让平常百姓看得懂,还又好记住。这种文字与后来的评说并无二致,以此认为评说在清代就早已存在,并非郗富根首创。当时我觉得虽不无道理,然而心理上并不认可。后来在2014年,我从张士林先生《鼓之说》中看到了:“绍旦公醉白堂宴郁客,纠亚之韵,予以板节,番行醠令,忽成一脉。竦里道人颜其名曰‘平说’,以别它邑之说话也,故从鼓者评焉。‘平’也草创七一八半厘,彧炅鲜矣。”把此话译为白话文,其义曰:清初,绍旦公(即窦学周,“绍旦”乃其字)在醉白堂宴会宾客时,纠亚之韵(亚为纯鼓乐性鼓舞,无辞,故亦谈不上什么“韵”,所谓“纠亚之韵”乃谓:“将与亚鼓舞联袂表演的南鼓莲湘之辞韵纠集起来”),并予鼓板(边鼓)点击而轮番行酒令。这一并非刻意的创作,却在倏忽之间形成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州中的竦里道人(道人应为州中某公之号,然其姓名暂无考)美其名曰“平说”,以区别于外县、外省的说话。因表演时有鼓板点击,故这是从鼓乐、鼓词的角度上评判定性也。当时平说刚刚草创而不够成熟,也才到了半斤八两,但还差半两的程度。然而却在社会上迅速流行,郁茂而富有文采,滋味新鲜而前路明光。故,平定平说为州人窦学周公首创于醉白堂,时在清初的顺治、康熙之交。白纸黑字,记录于《鼓之说》中,且民国张士林《鼓之说》是承卦徒满小儿之宗祖诵风公《鼓说》记载,经过仔细考证才写成的,其文献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至此,我才彻底认可了前述评说早在清代就已存在,非郗富根首创之观点。

    郗富根是评说艺术完善定型的集大成者

    郗富根是评说艺术完善定型的集大成者,值此需要一提的是,这一论点是基于实事求是的态度上的学术研究,毫无对郗富根的不敬之意,亦丝豪无损其光辉形象。因为平说(评说)虽非其首创,但评说的最终定型和完善、成熟,还是在他老人家手上完成的,可以说,他是评说艺术展现辉煌魅力的集大成者,前无古人。因本文主旨不在研究郗富根,故暂住赘言,俟时再论。

    平说(即评说)的接力者——笑哈哈

    《鼓之说》记云:“乾隆庚戌年(1790年),知州耀庭公始说场。大者南鼓莲湘,余者皆小也……若杜梅仙之笑哈哈,亦或一景矣。”

    又云:“嘉庆戊午(1798年),欲诚公大寿……刘鸣仪,李谟起板,雅讽似于梅杜;丕德串铃笑哈哈《赴瑶台》。”

    又云:“道光壬辰(1832年),挥五君统其说立制:高为雅,精为三,鲜为五、难为鬼,乐为笑,嗾藗说甚于鼓,鼓缀以说。……,季洩公俚曰:

    ‘五彩剧、三花戏,

    小调过门不用寻。

    雅讽训言出自评,

    谈古论今予后生。

    六鬼抱跌似有吟,

    世态炎凉走人生。

    俯首皆拾笑哈哈,

    瞎扑楞砍警世明。’”

    依据上述三段记载可知,自从窦学周公在清顺治到康熙间(1644~1662年或更远)于醉白堂首创平(评)说以后,便与“雅讽”并存而传之于后。到了乾隆庚戌年(1790年)至嘉庆戊午年(1798年),州内先后出现了杜梅仙笑哈哈,丕德串铃笑哈哈等著名艺人。其实“笑哈哈”之表演形态,就是绍旦公所创平(评)说也。因其说辞具有幽默风趣,谐谑打浑,取笑逗乐,使观众开怀大笑之表演风格和魅力,因而人们便干脆称之为“笑哈哈”,反而称其为“平(评)说”者鲜见。再者,笑哈哈,不再用边鼓点击节奏进行表演了。

    到了道光壬辰年(1832年),州内文化人士将当时在州境最为流行的五彩、三花、雅讽、鬼跌与笑哈哈等五君综合而统其说并立下规制。这里顺便先说一下“雅讽”,其名虽出现于乾隆庚戌年,而此种演艺形式却有着很久的历史渊源,是由明宣德年间的“雅歌”脱胎而来的(后来“雅歌”之名不再出现,就是因为其被“雅讽”所取代)。当时的雅歌有意趣脱俗,辞句如诗,意境优雅等风格,其主要受众是占州人中少数的文人学士;而雅讽则先去掉其曲调小唱,将雅歌说白以七字句或五字句组成及其合辙押韵等方式承接过来,并赋予其滑稽幽默,打趣调笑,辞旨深划,寓褒贬于一炉,以讽喻、挖苦、讥刺、揭发那些贪官污吏和社会上的恶霸地痞的丑恶嘴脸,并能及时编讽当时发生的新闻轶事。故所谓“雅讽”之雅,是雅在了以七字、五字的方言诗词式的句子为主,合辙押韵,在表演时起到讥讽时弊之同时,又不失为具有一定文字修养的如诗的韵白之特点,此之谓“雅讽”也。由此可以断定,雅讽亦是一种由雅歌向平(评)说过渡的接近于平(说)的艺术形式,或者说雅讽是与笑哈哈略有区别的平说的另一种早期形态;而笑哈哈与雅讽的区别是,虽亦合辙押韵,但却不拘泥于字的多少,有时也用七言、五言,但六言、八言、九言、十言或长短句不等,灵活机动,间杂出现,甚至时时出现非常有气势的排比句,或连珠炮似地一口气说一大段韵白的句式,(正是由于这样的表现方式,季洩公或张士林先生才有“嗾藗说甚于鼓”这样的形容词)极具表现力和爆发力,有极强的感染力和轰动效应。因而清代的笑哈哈一直流传到民国以至于解放初期,其名一直未变,其艺到了郗富根手里,则更是大放异彩,成为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精粹。

    《鼓之说》文中所谓“丕绩串铃笑哈哈”,是说在嘉庆年间,当时著名艺人在表演笑哈哈之前,随身带着手摇串铃,每到一地,串铃一响,乡民便会蜂拥而至,来听笑哈哈。在道光壬辰年(1832年)时,已发展到“俯首皆拾笑哈哈”之佳境。当时平定乡民对笑哈哈的喜爱,于此可见一斑。

    直到上世纪60年代郗富根的晚年时期,笑哈哈才由“平说”的“平”字加上个言字旁而正式定名为“评说”。

编辑:李文元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新浪微博 澳门新葡亰网址大全人民微博